爱书屋 > 逆天成凰重生大小姐 > 第七章拜师陈鹤鸣

第七章拜师陈鹤鸣

一秒记住【爱♂书÷屋 www.aishu5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书屋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猎鹰,记住你的使命,保重。”

    夜幕中,两人在极速行驶,其中一人的速度在不断下降,另一人讲他送进了一幢别墅的其中一个房间,然后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,远远看去,后方还有几个黑影在一点点拉近距离……

    他不是不明白猎狗的用意,他伤的太重了,再以这种速度,翼杀很快会追上来的,到时,他们都得死,猎狗把他藏在这里,他重伤中途消失他们不会怀疑,只会以为他死了,被遗弃了,想当然的认为那些文件在活着的人身上,不会注意他这个死掉的人。只是猎狗就……

    可凡事都不能尽如人意,比如这次……

    “啊一一”一个稚嫩的女童声音,清脆而又响亮,短促的尖叫后,眼中浓浓的疑惑,“大哥哥,你怎么在我房间里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稚嫩女童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卿卿,卿卿,宝贝女儿,怎么啦?”一个焦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推开门芮叶安看到的就是令他害怕的一幕,女儿坐在床上,窗边一个还在不断流血的年轻小伙子。

    这个在商场上令对手闻风丧胆的常胜将军,一遇到自己女儿的事情就失了往常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想干什么?”芮叶安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不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做出不确定的决定,这是他们队长告诉他们对峙时的第一要诀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无论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,不要伤害我的女儿,好不好?”见他没说话,芮叶安更加害怕了,很明显,他认为猎鹰是受对手指使,不择手段要他女儿命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女儿,很可爱!”猎鹰拖着受伤的身躯一步步走到床边。手上的枪指着眼前这可爱女孩儿的脑袋对着芮叶安说:“救我一命,我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芮叶安此时腿都软了,“好,好,好,我去拿急救箱,不要伤害她。”

    在他出去的一刹那,芮月卿弯了弯眉眼,笑了,“大哥哥,你在和爸爸玩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她清澈的眼眸,猎鹰紧绷的神经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,枪也从她的头上放了下来,“对,大哥哥在和爸爸玩游戏呢!卿卿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叫卿卿,大哥哥,你流了好多血,很疼吧。”小脸绉成了包子,仿佛疼的是她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不疼,这些伤口看起来可怕,其实一点也不疼的。”猎鹰想伸手摸摸她的头,看了看满是血污的手,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噔噔蹬蹬一一”熟悉的脚步声再次响起,是芮叶安拿急救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我来给你包扎。”芮叶安看出来了,这小伙子根本无意伤害他女儿,刚才只是太过担心没有注意,出去一想,如果真是亡命之徒,就不会威胁自己,而且拿枪指着卿卿的时候,连保险都不打开。

    猎鹰盯着他,“我的身份保密,但我告诉你,我不是坏人。今天的恩,来日一定报。不要告诉别人今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不过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身上伤口密布,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取弹、包扎,头上的汗沿着紧绷的脸滑下,芮叶安不禁有些佩服,“好。”他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叫猎鹰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代号,不是名字,我本姓陈,没有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名字啊,那我起一个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叫陈……陈鹤鸣……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当我的管家吧,”

    “不,贴身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司机?”

    “不,贴身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司机兼保镖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,小心,”陈鹤鸣飞身扑上去,一颗子弹陷入了他的左肩,

    “鹤鸣……住手!你们东家的公司已经破产了,谁来付你们佣金?你们也不想做无用功的吧!”三个杀手果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开电视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紧急消息,辉翔集团,新兴企业,于刚刚正式宣布破产,集团董事长已经落跑,监察局已介入调查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放弃了,转身跳窗而走,如来时一般迅速。

    “鹤鸣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不会有人应了,芮叶安冰冷僵硬的睡在床上,永远的沉眠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咚一一”

    敲门声将陈鹤鸣从回忆中拉了出来,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陈叔。”一身宽松的家居服,惨白的纱布,瘦弱的人儿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陈鹤鸣要起身却被芮瑄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陈叔,我想学功夫。”声音坚定不移,雷打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姐,学功夫很苦,而且……”陈鹤鸣不是不想教,他只是不想小姐受苦,那个男人让小姐也觉得有危险了吗,可是,有他在,不会让小姐有危险的……

    “陈叔,我想学功夫,我不嫌苦,不怕累,就算陈叔你能保护我一时,那能时时刻刻寸步不离。前几天我无意间听到妈妈当初的死就是他一手策划的,还有外祖父的死,也跟他有关,我手里的股份是我最后的保命符,也是我的催命咒,哪天我一死,作为监护人的他就是股份的合法接手人,那时,芮氏就是他的天下了,这个家也就是他的了,陈叔,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精明严肃,逻辑有理,思维有据,强势的小姐是陈鹤鸣从未见过的,他就知道,流着老爷的血,怎么可能永远默默无闻,以前只是在蛰伏而已。

    惊喜过后便是愤怒,严伟良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老爷和大小姐,别忘了,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给的,严伟良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等你伤好了,就过来陈叔这里,至于报仇,小姐,听陈叔一句,不要轻举妄动……”

    芮瑄通红的双眼犹如厉鬼,点点头转身离开,愤怒的陈鹤鸣将扶手都捏变形了,当然他也没有注意到芮瑄眼里隐忍的怒火和仇恨的目光,紧握的拳头,关节都泛白了……

    现在,仇恨是她唯一活下去的目标,如果没有了仇恨的支撑,她不确定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……xh211手机用户请浏览m.aishu5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